專利檢索那點事兒

時間:2016-11-14 點擊:
近年隨著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遇到專利問題,或者嘗到專利帶來的甜頭,大家開始逐步認識到玩好專利這個游戲的重要意義。近日百度和搜狗基于輸入法相關專利的互訴,以及國內外電動平衡車企業(騎客,Ninebot,Razor等等)之間的專利混戰等,無不牽動著大家的心弦。中國企業都希望從這些案例中捕捉到一些信息,把握住發展趨勢,調整自身的應對策略。
 
在每一場專利大戰中,大家都可以從評述中發現以下字眼,那就是侵犯專利權以及專利無效,這其實就是企業之間利用專利規則進行的博弈,而在博弈過程中,能檢索到什么樣的證據至關重要。業界有句玩笑,”專利律師只有在沒有找到好的對比文件時,才更能發揮其價值”,這充分反應了專利檢索的重要性。
 
今天我們就要和大家一同探究一下專利檢索那點事兒。
 
首先小編給出企業可能的專利信息利用的幾種常見場景,以測試的方式,來檢測一下您對專利信息利用的認識。現在就開始我們的探究之旅吧。
 
1.公司的技術/產品要開始投入巨資生產;要參加展會;要出口/上市;
 
2. 您發現公司的產品或技術可能侵犯競爭對手的專利權;或者已經被訴侵權;
 
3.領導要求開展某項創新技術研發,而您不知道行業的技術現狀,趨勢,競爭情況;
 
4.公司控制成本,從強調專利的數量轉向為重視質量。
 
 
1.FTO檢索(Freedom-to-Operate Searching):
 
有時我們也叫防侵權檢索,清查檢索(Clearance searching), 使用權檢索(Right-to-Use searching)。FTO就是幫您了解自己的技術/產品是否可以自由實施,降低潛在的侵權風險。
FTO的實施可以做到不同的深度,譬如可以僅排查專利和專利申請,找到高侵權風險專利/申請,通過Claim charting來分析侵權風險,還還可以檢索非專利文獻,找到避風港文獻等等。
 
FTO檢索的關鍵在于 查全,也就是說盡可能地窮盡風險來源。舉例來說,如果前方為您排除了地雷A和地雷B,但是漏掉了地雷C,留下的隱患照樣是致命的。
 
那么,如何保證查全?
 
大家可能會給出很多的方法,例如分級使用關鍵詞,綜合使用多個分類號系統,多語言互相補充檢索,多人背對背檢索、網羅關鍵專利權人等等。但是,數據源才最重要。沒有好的數據源,再多的努力也是事倍功半。
 
專利文獻記載了技術情報,然而它同時是一份法律文件,為了獲得更寬的保護范圍,或者是為了留下足夠的解釋空間,很多專利行文和用詞都非常晦澀難懂。因此,在進行專利檢索的時候,很難窮盡檢索關鍵詞。
 
舉個例子,如果您要檢索手機,光用“手機”去檢索,會漏掉絕大多數專利,為什么呢? 因為很多專利中會使用諸如 “移動終端”、“智能設備“,“移動設備” ,“通信裝置”甚至如“第一設備”這種詞匯來描述。而將以上詞匯都擴充到的話,您將獲得足夠多的結果,以至于讓您覺得生無可戀。
 
那么,什么樣的數據源才是好的數據源呢?
 
那就是要通俗易懂,變法律語言(第一設備)為技術語言(手機),也就是說“人”話。這里就要說德溫特世界專利索引(DWPI Index)了。DWPI是全球唯一經過人工閱讀專利,改寫摘要而成,不僅包含原文,而且包含人工解讀專利技術方案而形成的DWPI摘要,并將解讀結果有機地組織成“新穎性”,“用途”,“技術要點”和“優勢”等可供單獨檢索的字段,大大提高了對檢索需求的支持。由于DWPI經過嚴格高質的數據加工,專利文件得以恢復成樸素的通用技術語言,并采用統一的英文表述,從而大幅提升查全率,盡可能降低漏檢的概率,其重要性從DWPI被全球四十多個專利局采購作為審查基礎數據就可見一斑。
 
當然,實施檢索的團隊很重要。可以從兩個方面評估檢索團隊,一方面是團隊的專業化分工程度,本領域技術人員檢索自然是得心應手、事半功倍;另一方面是覆蓋英文、日文、韓文、德文和中文等的本地化語言檢索能力,使用母語檢索本國/地區專利自然是可以做到高效、全面和低成本。在委托重要的檢索任務時,應與實際的檢索人員進行一次直接的溝通,這樣能幫助了解檢索人員的專業性和語言能力。
 
2.技術現狀檢索(State-of-the-Art Searching/Collection):     
 
顧名思義,這個檢索的目的是幫您獲得一個全面的技術概覽,幫助您了解技術現狀,發展趨勢,現有玩家等等。喬布斯說“Good artists copy, great artists steal”,其本意在于說明我們不應該以借鑒他人的創意(great idea)為恥,而是應該吸收一切好的創意為我所用。而技術現狀的檢索就可以幫助您實現這個目的。
 
3. 專利無效/穩定性檢索(Validity/Invalidity Searching):
 
當企業被訴侵權或者發現可能對自身產品或服務構成障礙的專利/專利申請時,作為風險應對的重要一步,就是要了解該專利被無效的可能性或者說該專利的穩定性。由于被無效的專利權被視為自始不存在,因此,專利無效宣告被作為風險應對策略的重要一環,幾乎在所有侵權訴訟的背后,都有專利無效策略的影子。
專利無效策略是否可以取得效果,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找到的對比文件是否足夠強大。找到了好用的對比文件,可以說就解決了80%的問題。
 
對于專利無效檢索而言,最重要的是 查準 。找到一百篇類似的證據不如找到一篇好用的。對于查準而言,除了上面提到的數據源、檢索團隊以外,有一個經過無數實戰檢驗證明好用的檢索利器,那就是DPCI(德溫特專利引文索引)。
 
DPCI的特點是將專利家族中所有專利的引證數據(包括引用目標專利的專利和被目標專利引用的專利)收集到一起,相當于提供專利技術之間的關聯關系而不是單個專利和單個專利之間的引證關系。對于需要在全球范圍內尋找有利證據的無效檢索而言,更有助于順藤摸瓜找到好用的證據,對于無效檢索能夠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4. 查新/專利性檢索(Novelty/Patentability/Prior Art Searching):
 
查新檢索的目的在于發現技術方案是否具有新穎性和創造性,其檢索目的在于一定程度上排除授權的不確定性,特別是對于以下的場景尤為有效:例如,希望通過查新檢索明確專利恰當的保護范圍;降低申請成本,特別是涉及國外申請的情況。
 
如果要構建高質量的專利組合,這是必不可少的環節,沒有經過查新檢索的專利申請絕不可能稱之為專利戰略,只能稱之為盲申。
 
總結以上內容,對于專利檢索而言,決定質量的關鍵因素無外乎兩點:被人檢索的數據和檢索數據的人,專業的人基于專業的數據才能做出專業的檢索。
 
微信公眾號
新快3投注技巧 安徽25选5开奖查询 十一运夺金 北京pk10软件聚富 可以赚钱又好玩的pk手游 pk109码计划 美国职业棒球比分一般比赛能多少分 足球比分90vs足球比分 fg美人捕鱼视频 新浪体育视频 新浪爱彩北单比分开奖 正规提现腾讯棋牌游戏 管家婆六合图库www 竞彩足球2串1稳赚不赔 大乐透 诈金花怎么出老千仪器 江西时时彩